消除贫困,步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Posted 2020年10月19日

今年,我们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迎来了国际消除贫困日。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响了全球的健康、就业、收入与基本公共服务,其中对全球贫困人口与弱势群体的打击最为严重。联合国一项新研究显示,今年极端收入贫困人口共增加9600万人,其中4700万是妇女和女童,这是该数据自1998年以来的首次增长。

压力之下的全球可持续发展进展

根据未来经济发展情况,最终涨幅可能更为严重。非正规部门工人、残障人士、老年人、小农户、慢性病患者,这些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之前就已经脆弱的群体如今被甩得更远。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预估今年面临严重饥饿的人数将增加约1.3亿。

此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9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约有12亿儿童处于多维贫困的状态,今年较比去年增加了15%,和疫情有较大关联。当儿童失去水、卫生设施、住房、营养、教育与医疗资源时,人类的未来发展将面临巨大风险。

在全球范围内,整个联合国发展系统齐心协力,协助会员国扭转疫情造成的影响,不仅要努力使其重回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轨道上,还要更好地帮助其复苏及重建更美好,前路任重而道远。

值中国消除农村极端贫困数十载努力的收官年之际,遭遇这场全球贫困危机,使得这项使命更显意义非凡。

消除贫困的下一步

根据2014年制定的贫困划分标准,中国共有8960万农村贫困人口,而中国精准扶贫计划成功帮助最后一批贫困人口脱贫,这是一项卓越的成就。许多贫困人群都生活在中国最偏远的地区,由于距离遥远、地形险峻,他们无法像其他地区一样从经济的快速增长中获益。中国的这一成就对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特别是目标一中的第一个子目标,即消除极端收入贫困——作出了重大贡献。

由于遭遇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这项任务尤为艰巨。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阶段中国政府对消除极端农村贫困列也坚定不移,我们对此感到备受鼓舞。

数十年来,联合国都是中国政府开展农村扶贫工作的合作伙伴,近期更是携手努力降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中国贫困人口的影响。我们致力于继续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并肩努力,支持下一阶段的中国扶贫议程,维护过往取得成果,并共同应对一系列新的复杂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给中国弱势群体造成的持续社会、经济影响。按照中国现行标准所定义的极端贫困 (2019年标准为每年人均纯收入3219元人民币),很多人,特别是个体经营户、非正规部门和服务部门的员工(其中女性占比很高)依然面临着陷入(或将陷入)贫困、甚至极端贫困的风险。

对于不同群体的差异化影响

通过近期数据可以明显看出,疫情期间的封锁和经济复苏对不同经济体的不同部门和群体造成了不同影响。联合国近期在贫困县进行的一项家庭调查显示,收入相对有保障与享有社会保险的受薪员工,收入下降幅度明显小于非正规部门的员工。

调查同样发现,城市地区与较富裕家庭的儿童能够相对顺利地转到线上学习,而农村地区的一些贫困儿童授课质量有所下降。疫情之前,这些孩子接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本就相对更少;现在,他们更加落后于生活在城市的同龄人。

第二个挑战是如何用最合适的方法重新定义2020年后中国的贫困。中国城镇化水平较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10,000美元,而城乡之间、城市内部以及各区域之间仍然存在差距。因此,将非收入要素纳入到贫困考量中,如获得优质住房、医疗保健和教育资源的机会,也就显得至关重要。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壮志宏大而清晰明了: “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 。

这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于2015年设定的目标。除农村贫困外,我们也愈加关注城镇贫困。世界银行确立的中高等收入国家贫困线,每人每日5.5美元(即人民币38.5元),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标准。除此之外还有包涵内部不平这样的内涵的相对贫困线和多维贫困等概念,都在强调非经济方面的重要福祉。

自然灾害下的贫困及脆弱群体

第三,能否消除贫困、抗击未来流行病等其他危机的关键还将取决于中国保护环境、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许多工作岗位,尤其是仍占中国所有就业岗位25%的农业部门,都依赖于健康的生态系统,而贫困和处于贫困边缘的人群在自然灾害的影响面前显得尤为脆弱。

中国在过去的四十年,尤其是精准扶贫期间积累的经验,充分证明了中国有能力实现宏大的2020年后的新贫困议程,为2030年之前全面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做出更大贡献。

联合国驻华系统对中国迄今取得的成就表示祝贺,并将全力支持中国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确保中国所有人迈向包容、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本文作者为代理联合国驻华协调员桑爱玲(Amakobe Sande)女士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白雅婷(Beate Trankmann)女士。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发表于:观中国